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官方微博 | 淘宝商城
 
济南紫砂微信

《驾驭者》杂志刊登本站文章:一壶得真趣

作者:秋阳 来源:济南紫砂网 浏览:1108 次 时间:2013.11.13 打印本页

近日,《驾驭者》杂志刊登本站文章:一壶得真趣,原文如下:

一壶得真趣
文/高原松
 
    说起喝茶,自然要有茶道,茶道自然离不开一把称心的好壶。我平日喝茶用的紫砂壶是杨勇老弟赠送的景舟石瓢壶。
 
    回想与杨勇老弟认识之初,他给我的印象是风风火火,说起话来晃着脑袋,时不时的快速哈笑,说话如倒珠豆,到我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,旋即一溜烟走人,是典型的“急性子”。也是有性格的人,他大学学的是生物,工作后因为性格原因,毅然辞职,自主创业,玩起了互联网。他大学时候开始玩吉他和乐队,是个摇滚乐迷,工作后还一直坚持业余时间弹弹吉他,经常与朋友们鼓捣一番。他的公司毗邻济南军区驻地,竟然教了几个大兵徒弟。
 
    几年前我单位与山东省齐鲁文化研究院合作建齐鲁文化网,主要程序开发由他负责,同时我们还在筹备成立山东省文化产业国际商会,一帮所谓玩文化的玩友经常到茶楼品茶,他也有时在座,聊天自然离不开古今中外的文化,离不开茶道,当时就建议他做一个有关品茶的网站。
 
    说着无意,听着有心。杨老弟是实干家,没多久,他突然送过来一把紫砂壶,还带着自己的云南普洱茶,给我们熟练的操作起茶道来,烧水、洗壶、添茶、泡茶、分茶、养壶,说起紫砂壶的种类与品质也是头头有道,令我们刮目相看。说网站已做好了,名字就叫济南品茶网。他说新近上了一个小项目,就是开始做紫砂壶、做普洱茶了。
 
    隔了几日,我带着怀疑的眼光来到他的工作室,心想你是做网络玩摇滚的,怎么做起了不搭界的生意。后来一问才知,他从大学时候就开始接触普洱茶和紫砂壶了,一直没有机会搞而已。进到办公室,西墙满墙搭建了一面橱柜,里面摆放着全是各式紫砂壶,还有云南普洱茶,办公桌上放着各种有关紫砂壶研究的书籍。坐下自然是喝茶,杨老弟干净利落的泡好茶,如数家珍般的推荐其自家的壶来,我半开玩笑的说壶子不少,好壶没有,杨老弟着急了,红着脖子开始争辩,谁说我的壶不好,我就学北京卫视的鉴宝节目,给砸开看看,说着拿起旁边地面上的紫砂壶碎片,说是有人过来与他斗壶,砸开来鉴定的。看到此景我心想,他玩壶是认真的,上心了,但还不如道。我告诉他,禅茶一味,多研究一下佛法,会对你的事业有帮助的,杨老弟是虚心的,给他推荐了几本妙华大和尚的书。
 
    再次见到杨老弟是在一个私人聚会上,此时杨老弟已少了些往日的浮躁,言谈举止多了几份老练与恬静,聚会后我约同去的几个朋友到他处喝茶,顺便欣赏他新进的紫砂壶。落座后,杨老弟拿出他珍藏的普洱茶,泡茶的动作明显缓慢下来,看出他的心已平静下来。他指着泡茶的壶说,这把的泥料是降坡泥,烧成后橙红中泛黄,手中把玩就有种思古之情,经泡养后更是老味横生,泡出的茶汤温顺醇和,回甘强劲;一会又换了一把紫泥材质的壶,介绍说这种泥料比较常见,为江苏宜兴黄龙山矿脉开挖出来的原矿提炼而成,矿脉里镁质成分较高,泥料内所含颗粒较大,结构疏松,壶身明显成双气孔结构,泡出来的茶碱与与壶中镁元素相结合,促进养生。随后一一介绍了本山绿泥、清水泥、底槽清、段泥、朱泥、红泥、紫泥的各种壶型与工艺,让同去的朋友连呼大开眼界。言谈中得之,杨老弟多次独自背包南下宜兴,跑紫砂矿,跑工坊,结交了很多制壶的朋友,其中不乏有几个在紫砂界有影响的工艺美术大师,行万里路读万卷书,在与他们交往中,慢慢悟到了很多,对紫砂文化的了解也精深了不少,现在找他赏壶、买壶的人越来越多,在济南成立了自己的“秋阳紫砂”工作室,向品牌化发展。
 
    临行,杨老弟每人送了一把好壶,让我感动,忽记起妙华大和尚曾经说,“见物即见心”,人心是不可琢磨的,但你可通过他做的事,来认识他。杨老弟玩壶、做人、做生意已到禅境,已从玩壶品茶中体悟到乐趣,领受了茶道真意,已褪去浮躁,如道了,我心亦释然。
 
    茶文化、禅文化、陶瓷文化、书法绘画、诗词歌赋等各种人文文化的交汇,形成了博大的紫砂文化。凡是喜欢喝茶的朋友,都知道唐代陆羽所著的《茶经.》,全面系统的对茶叶的种植、炮制、冲泡用料做了论述,被后人誉为茶圣,唯独没有对泡茶用器做论述,随着日用陶瓷技术的进步, 到了北宋时期,江苏宜兴已开始有紫砂器的出土记录,不过当时的紫砂器,还未出现作为今日泡茶用途的小茶壶,仅有些许残片显示为煮茶的炊具。直到明代正德年间,才开始产生所谓的紫砂茶壶。 当时在宜兴近郊有一座金沙寺中,有位爱好喝茶的金少僧,他自行取附近的紫砂细泥制成小茶壶,经过焙烧后,成为历史上最早的紫砂壶,不过,金沙僧制作的紫砂壶是什么模样,文献中很难找到答案,倒是后来在金沙寺陪公子读书的供春,成了紫砂茶壶之父。据说那时有位读书人吴颐山,在金沙寺借宿读书以备参加考试,随他一同住在寺中的还有书童供春。供春对金沙僧制作的紫砂壶很感兴趣,便仿照老银杏树上长出的树瘤制成树瘿壶,又称供春壶,而供春也就成了世上第一位制作紫砂壶的名家。其后,历史制作紫砂茶壶名家辈出,如明代万历年间的“四大家”董翰、赵梁、元畅、时朋,以及李茂林;时朋之子时大彬的大彬壶,也颇负盛名。
 
    明末清初之际,紫砂茶壶开始以有落款,刻字等作品的形式出现,随着壶艺名家与文人雅士共襄盛举,在这里特别要提到陈曼生。陈曼生,名鸿寿,字子恭,号老曼、曼公、曼寿、胥溪渔隐、种榆仙客、种榆道人等。款有:阿曼陀室。陈曼生是一位书画家和金石家,在金石篆刻上造诣很深,被后世尊为“西泠八大家”之一。 陈曼生科举出身,于嘉庆二十一年(1816年)任溧阳知县,溧阳毗邻宜兴,得地利之便,陈曼生结识了制壶艺人杨彭年、杨凤年兄妹。由陈曼生设计,杨氏兄妹成型,再由陈曼生和他的一帮文友题字刻铭制壶,后世称之为“曼生壶”。到了近代,更是大师名家辈出,顾景舟便是代表人物之一。紫砂茶壶的艺术价值日益高升,也就不难了解人们喜爱紫砂茶壶的原因了
写到这里,籍想到我国首任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上人的一首诗:
    七碗受至味,
    一壶得真趣,
    空持千百偈,
    不如吃茶去。
    诗作中“七碗”的用典来自于苏东坡的《苏文忠全集》,苏东坡的“七碗”源于庐仝的《茶歌》,“……一碗喉吻润,二碗破孤闷,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,四碗发清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,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,七碗吃不得也,惟赏两腋羽清风声。“吃茶去”源于唐代赵州从谂禅师,他以八十岁的年龄到江西云居山参学,为了发明心地,彻悟佛法,作诗有:
    赵州八十尤行脚,
    只因心头思悄然。
    及至归家无一物,
    方知空费草鞋钱。
    “归家”就是了知了本来面目,开悟了。从谂禅师开悟后,不再动辄就说佛论道,谈禅说妙,早来晚来的僧人,他都叫“吃茶去”,只“吃茶去”反映出禅师禅心明明历历,实实在在,当下实修是为悟道。只“一壶”便品得了“吃茶去”真趣,这“一壶”也许是你我手中的紫砂壶,也许是你我生活的环境,也许是你我的内心,也许是杨老弟手中的壶,我们都在书写《壶经》。
 
 
    作者简介
    高原松,号知不道人,道号虚清。是用绘画语言诠释易学文化的探索者之一,被称为“易学国画”。1993年毕业于山东轻工业学院美术系(今齐鲁工业大学艺术学院),得到潘天寿先生入室弟子吴玉田先生的悉心教诲。高原松自幼酷爱中国传统文化,2003年以来,遍访大江南北隐士,深研佛学、道学,旁触易理术数、地理风水,道家龙门派宗师青松道长、元辰易道创始人董元辰先生等都倾囊传道。2007年拜中国佛教协会理事、中国社科院特约研究员、禅宗沩仰宗十一代传人、长沙洗心禅寺首座妙华大和尚为师,并受持五戒三皈,名悟普。近年来清心静性,淡泊名利,潜心参禅悟道,化万象于笔墨之中,悟般若于一画之内, 道增艺长,自观自在。现任中国贸易报社山东记者站站长。社会兼职有:中国产业转移投资促进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国际商会副会长、中国国际大雄出版社总编辑 、齐鲁文化网总编辑 、山东华胄艺术研究院副院长、山东省美协理事 、山东省文化产业国际商会常务理事。
 
    杨勇,汉族,1978年生人,临沂人,2000年开始接触紫砂壶和普洱茶,2002年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,现任济南秋阳紫砂工作室创始人,济南品茶网站长,济南秋阳策划机构策划总监,山东省文化产业国际商会会员,山东国际孙子兵法研究交流中心副秘书长。
 

 

 
 
版权:济南秋阳紫砂行 地址:山东济南市马鞍山路17号华夏齐鲁文化城三楼307 电话:13964097451 客服QQ:595996983